郑州商都历史文化区建设要凉了吗?

2020-03-09 21:22 历史文化
主页 > 历史文化 >

  近日,郑州市相关部门发布了《关于分解下达2020年省市重点项目投资和开工任务的通知》。通知显示,2020年度郑州的省、市重点建设项目共有912个,年度计划投资4607亿元。

  这些项目涵盖基建、地产、产业等方面,文化片区开发则有古荥历史文化名镇修复工程(投资额30.21亿),而我最关心的商都历史文化区建设,却未见上榜。

  于我而言,商都历史文化区建设,和我个人生活息息相关,因为那里是我儿时生活过的地方。位于书院街片区的唐子巷,就是我老家。

  2017年4月,在钩机的轰鸣声中,唐子巷被夷为平地。但一阵悲伤之后,我还是有所期待的,对老城历史街区的改造充满了憧憬。

  毕竟,彼时的唐子巷,破败的让人心痛:既不是明清建筑保留完好的老街,也没有记忆中的老郑州市井气。我希望他能够在改造中迎来重生。

  于郑州而言,商都历史文化区所在的老管城,就是郑州的根。3600年商都,延续不断的城市文明史。商代城墙内的这片土地,可以说是中国现存历时最久的中心城区,独一无二。

  然而近代以来,在各种因素影响下,老管城的历史建筑所剩无几,人们走在路上根本看不到一个城市的历史文脉,互不相干的元素,组成断裂的环境景观。

  怪不得别人说,郑州就是一个没有历史的城市;怪不得人家经常嘲笑,大郑州原来就是小郑县。

  因为没有任何明显的历史遗存给大家展示:1913年2月之前,你不是郑县,就是郑州;而且你从隋唐以来,就叫郑州。

  也许,这就是商都历史文化区的意义,给厚重的郑州正名,给郑州人带来更多文化自信。

  当你在漫步在郑州老城,看到商都城墙、东汉文庙、北魏夕阳楼、唐代管城驿与开元寺、元代北大清真寺、明代城隍庙与天中书院、清代衙署与民居、近代教堂与学校那种不间断的城市文明史,不言自明。

  不过可以看到,周边一些基础性工程正在稳步推进,如地下管网、道路平整之类。但笔者年前途经时,所有工程都因冬季环保管控而停工多日。

  夕阳楼和书院街片区所在的工地,也大门紧闭,里面静悄悄的。看门的大爷说,“照这个进度,再有五年也难弄好。”

  而2017年6月,市政府就曾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了商都历史文化区项目,并正式启动全球招商。2018年4月,在河南投洽会上,该项目与一德集团、德基集团、建业集团签约。

  此后,虽有不同版本的商都历史文化区规划图和效果图曝出,但这一万众瞩目的项目到底怎么建,有何推进计划?迄今也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。

  许多人都会有这样的疑虑,商都历史文化区建设速度如此缓慢,连续两年都未被列入省市的重点项目,难道这一项目要凉凉了吗?

  去年,徐立毅走马上任以来,3个月内就曾两次来到商都历史文化区调研,到访该区域的频率,超过以往任何市领导。

  8月14日,徐立毅在管城调研时强调:要把郑州的历史文化主干立起来,在城市有机更新中切实加强对历史文化的挖掘和传承,充分认识商都文化在人类文明史、华夏文明史的重要地位,以商都历史文化区建设为抓手,进一步加强对商都历史文化的传承保护和利用,强化文化研究、价值提炼,切实把商都历史文化挖掘出来、展示出来。

  11月1日,徐立毅二次调研走访的更细致,他先后来到夕阳楼片区、书院街片区、熊儿河桥、商都遗址公园、塔湾古街片区、亳都古巷片区等处,听取规划方案,实地察看城墙保护、环境提升、考古发掘等情况,并与规划设计单位深入交流,研究完善规划的意见。

  他还指出:商都历史文化区建设是市委、市政府确定的重大项目,要进一步梳理商都文化脉络,突出重点、整体打造,用好中原文化元素,抓好展示表达,讲好传承故事,提升内涵品位,将商都历史文化区打造成经得起检验的文化精品。

  对于文化区建设的具体思路,他也有相关建议:坚持全区域整体打造,处理好点、线、面的关系,在城墙展示中要体现对历史文化的敬畏感,在城市设计中要突出小尺度街区活动空间、融入“活”的文化元素,形成鲜明特色。以商文化的传承保护为重点,突出商都城墙、宫殿等标志性区域,突出“历史文化+”的概念,兼顾唐宋、民国等文化内容和时间线索,做好展示表达,讲好郑州历史文化的故事。

  此外,有资料显示,徐立毅对文化遗址的保护工作经验丰富。2012年,他在余杭区当书记时,参审过良渚遗址的总体保护规划,后来作为杭州市长,多次亲临现场指导良渚“申遗”。2019年7月6日,中国良渚古城遗址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。

 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,体现一座城市的特色与竞争力。看到有人对郑州历史文化的传承保护利用如此重视,并能提出如此有针对性的建设理念,作为郑州市民和老管城人,甚感欣慰。

  对于商都历史文化区的未来,市民有很多畅想,历任负责人也曾多次赴成都、杭州、广州等地考察。

  有人期待郑州能有自己的“太古里”、“锦里”和“宽窄巷子”,恢复古建的同时,不失现代商业气息。

  也有人希望在城市中央,能有“难波宫遗址”那样的大遗址公园,更多的保留历史风貌。

  但不管怎样,复建一些历史地标,是必须要做的。八十年代重修的黄鹤楼、滕王阁,都能成为趋之若鹜的名胜古迹,为什么复建同为唐宋八大名楼的夕阳楼不行?

  面对各地历史街区千篇一律、过度商业化的尴尬局面,郑州的商都历史文化区应该有自己的特色,因为仿古的商业街哪都可以建,而城市中心的商都遗址,独一无二。

  历史文化街区,不能只是一个旅游景点或购物中心,而更应展示这个城市的特色风貌、市井生活。

  在商都历史文化区,不能只有做生意的商户和外来的游客,要有懂郑州的人,来给大家讲述这个城市前世今生,这些人不是只会背导游词的工作人员,而是把城市文化融入到自己身体里的城市主人。

  有人说“最美的风景是人”,我认为“活着的历史也是人”。至于这些城市变迁的记录者,以何种形式出现在历史文化街区,是另外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。

  作者简介:郑子蒙,80后,生于郑州管城唐子巷。“郑说”创始人,城市记录者,网易新闻·网易号家乡特色内容签约作者,关注城市文化与社会发展。

亚美官网app,亚美国际app,ag亚美客户端下载

上一篇:博物馆网上优秀展 市博“福州历史文化展”榜上有名 下一篇:历史文化的意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