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娜村我的恋人

2020-03-06 00:35 散文诗歌
主页 > 散文诗歌 >

  奥克兰附近有很多名不见经传的村子,方圆十几里起伏的丘陵里,就往往藏着这样的一个地方,人口本来不多,少的只有十几户人家,百十人不到。要不是远近的人因为习惯赶过来凑热闹,或者也有路过的人,就停了车,在村子里走一走,看一看,

  想想实际上人生依赖于这样的平静,就要隔离了很远处的吵闹,否则的话,村子里会安静到像一幅秋天的画,你看见叶子从来不会刷刷地飘落,也不会簌簌地婉转,叶子会在阳光里浮起来,一切都像极了水池,光就碎在水面上,叶子怎么都不大愿意沉下去,过了几天,你来看水面一样的空间,叶子还在那里浮着。

  马娜村,处于一条溪流和一个比较开阔的平地上,腹部一样的质感也就像漂亮女人的腹,光滑细嫩,圆润而带着迷人的样子。

  这地方上的人事,总浮于一条从竹林子里过来的溪流上,有个小坝,于是,水回旋过来,各样的叶子应着时序和炊烟一起贴着水面,过了水坝,就是裸露的岩石,流水会带你去很远的大海。村子里的人,都和我相熟,就会站着聊天,仿佛有一段时间没有看见的朋友,带了点诧异和惊喜。语言来得温暖,天空也就额外的辽阔。别人去凑热闹,或者不以为然,等到我来了,一切亲密柔和起来。

  得着上天的厚爱,葡萄酒和这里地上生长的一切都引起外人的注意,到了周六,就会有个100多年历史的集市,都是农场主自己做的东西,摆在板子搭起来的台子上,也不吆喝你,他们只管做自己的事情,或者就一边做一边聊天,如果大人不得空,就会派家里大一点的孩子,站在板子的平台里面,蔬菜水果,或者自己做的甜点,已经包好,却不封口,让你看见一切的真实。如果你走近了,那人也只是朝你笑一笑,表示欢迎,但绝不会就和你聊起来。想要和她聊天,那是你的事情,和她无关。

  不过一旦你开口说话,所得的利益关系一定是你买了东西走人,她收了钱依然还是像先前一样地做她自己的事情。一切来得过于自然,你会不适应,或者唐突到不好意思。板子上凡是可以马上入口的,你必定不要问她,就可以品尝,尝了,你会问,明白的地方就赞美着买,不明白的地方还是要买,那份不明白的神奇和她的微笑一起,就会让你觉得一切都有意思。

  正是这样的有意思,让你看见集市上一切的存在,都流动着生活的安静与自然。这是这样村子的品质,无数这样的村子隔着山隔着河流连接起来,就成了整个新西兰的品质。所以,我也就常常建议来新西兰的朋友,最好在这样的村子里走一走,你脚踩下去的地方,是牛蹄的所在。

  人不多,做起来的生意就更带了厚道。你觉得价格上合适的原因,除开他们皮肤黝黑到泛着红色的那一份和土地的勤劳关系,还有就是你始终猜不透的那种安分。他们的瞳孔因为河水的清澈而透亮,因为溪流的安静而平和,因为土地带来的收获而满足,所以,一纸袋子树番茄,一把欧芹,一筐子土豆,画一样的放在你的面前的时候,你会怀疑自己的多虑。要在这样偏离世界的喧哗而守着本分过日子的地方,一代一代坚持着,对于他们似乎轻松,对于外人,常常是震惊。因为你从热闹的地方过来,总不大喜欢乡下的安静,牧歌的情调迎面而来,你会觉得太突然。

  人的幸福,便是爱着自己的事情,单纯而沉浸,仿佛恋人一样的痴着。在马娜村这样的村子里,你用不着复杂,正如在自然的面前,你就不需要带着和人建立关系的哲学。这些复杂的思想,人的哲学会破坏你和自然的链接,你要的那份亲切温暖,会绕过你的生命。

  我能把这样村子的故事,像讲讨人喜爱和眷恋的女孩子一样的情感,告诉你那极为细腻的奇妙之处,让你听了,以为今生不可错过,或者先前去了,就怀着后悔,拉着我这讲故事的手,要我带着去。

  这时候,你也就会明白,为什么我自己总会有事没事地就过来一次,倘若带了朋友,我便尽力的热情,把和村子里人聊天的感觉也推到你的面前,让你参与进来,你不用多好的英语,你只管真诚厚道地微笑,只管站在食品的前面,那些橄榄油,烟熏三文鱼,或者十元一打的新鲜生蚝面前,那些洋葱土豆西红柿的面前,那些和厚道的土地沉默的泥土打着交道的农场主的面前,在这样的时候,你拿起一小块面包,蘸着透亮的橄榄油,你只管享受眼前的一切。

  也就是说,你属于这个叫做马娜的村子,你和他们似乎很熟,应该在哪里见过,你们彼此的话语或者招呼都会留下印象,然后有一天,像这样又遇见了,这印象就活跃起来,把双方放在板子搭起来的平台上,阳光会从屋檐透过来。

  你会很单纯地安分于村子的时间,会在这里坐下来,聊天,觉得不再走到别的地方去其实是蛮好的。

亚美官网app,亚美国际app,ag亚美客户端下载

上一篇:失眠的话语 下一篇:经典散文诗_百度文库